无故受损

十分愚蠢,九十分机智

【韩叶】三人行(五)

三人行tag

韩叶双向暗恋设定,双方都认为对方是直男。

老韩有形婚女友设定,后期二人分手,没有ntr剧情~

 加了【韩叶】三人行 的tag,可以不用关注我,直接关注这个tag,毕竟我这个人比较扯淡,喜欢在自己首页发些有的没的,关注我会被奇怪的东西刷屏的

 

韩叶•五

 

1.

这次见面的时候,姚月的精神状态明显不佳,神情恍惚,脸色苍白,额头上也时不时冒出些冷汗。

 

问她她也只是说因为熬夜精神不好,韩文清没多问,只是回家以后就收到了姚月母亲的微信。

 

姚月的母亲并没有提要住在一起的事情,而是问韩文清姚月最近是不是和他在一起。

 

韩文清将当晚的事情捡一捡跟她说了,也表达了自己因为工作忙不能及时照顾姚月的歉意。

 

姚月的母亲却大度地说,男人先忙工作,只是因为姚月很久没联系家里人,所以有些担心。

 

很久没联系?韩文清突然想起所谓“母亲让他们住在一起”的话,心中产生一丝疑惑。

 

2.

他与姚月并不相爱,甚至连男女之间暧昧的好感都欠奉。

 

他喜欢叶秋,从第四赛季季后赛结束的时候确定的心意。至于这份感情缘何而起,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他自己也说不准。

 

他可以现在一个职业选手的角度指责叶秋的退役行为,却不能现在一个同龄人的角度指责叶秋对他的感情无动于衷,暗恋是一个人的事。

 

这条路依旧难走,那时候他们年轻,前路一片光明,有自己热爱的事业,他不能把叶秋拖入深渊。

 

可他不想停下来,就像游戏里的大漠孤烟,永远一副向前的姿态,即便他明白一往无前有时候只是让他在场上的形势更加严峻。

 

他放任这份情感发展,如果感情有终点,那就让它走到终点,如果没有终点,那就走到永远。

 

现在他有比感情更重要的事情做。

 

冠军。

 

3.

这天的韩文清做了梦,梦到了第四赛季的事情。

 

常规赛第十轮,嘉世主场霸图客场。第四赛季的赛程还没有现如今这么密集,二十一岁的嘉世队长还带着三连冠的骄傲和锐气,日后的从容淡定已经初见端倪,却挡不住骨子里的那份青年人的热情。

 

团队赛结束,韩文清穿上外套,正巧看到选手通道对面的苏沐橙为披上队服外套。叶秋从手中的烟盒中抖出一支烟,微笑着对苏沐橙说了什么,苏沐橙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,点点头离开了。

 

叶秋把身上的外套取下来搭在手臂上,将烟点着,没骨头似的靠在墙上,似乎是在等人。

 

韩文清皱眉,选手通道因为通风不好一般是禁烟的,然而休息室在另一头,他必须通过叶秋的位置。

 

“老韩。”叶秋叫住他,“出去吃点东西?”

 

常规赛这场霸图以一分的劣势败于嘉世,虽然常规赛是积分制,但是输了总让人不开心。叶秋懒散的姿态在输掉的霸图队员看来多少带着点胜者的傲气。

 

韩文清身边的霸图队员也认出了他的身份:“叶秋?你来这儿干什么。”

 

“请老韩吃个饭啊。”叶秋的态度理所当然。

 

“要吃你自己去吃。”

 

叶秋震惊状:“老韩,你队员怎么这么凶,是不是看出来我没带钱啊。”

 

“你还不打算付钱?”霸图队员震怒,“你是要让我们韩队付钱?”

 

叶秋笑:“对啊,我就是让你们韩队付钱。”

 

韩文清记不清那时候叶秋的表情了,只记得他氤氲在烟雾中带着笑意的声音。叶秋的烟刚点燃不久,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雾呢?他看不清霸图队员的表情,记不得和叶秋互怼的人的名字,只能看到无尽的烟雾和含笑的语调。

 

哦对,这是一场梦。

 

后来他们也没去吃饭,叶秋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法式小面包,递给他一个,拦下一辆出租,跟出租车师傅说了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地方,听起来像个山顶。

 

时间已经接近凌晨,杭州的灯光影影绰绰在车窗外划过,公路两旁的灯带离他们越来越远,叶秋苍白的脸映在车窗上,那灯光好像让他整个人都在漫天星河里一样。

 

他们在车里没交流太多,叶秋专注和师傅扯淡,致力于让师傅和他们在山顶住一晚,第二天再把他们拉下来。

 

叶秋认真起来说话有种亲和力,带着点杭州口音的语调在北方人听来有种柔软的感觉。

 

车离开市区行驶到山脚下的时候,叶秋下车租了帐篷,手脚利落地放在后备箱里,打开车门的一刻他的带着山中湿寒气息的身体也一并钻了进来,笑着说:“山上有狼,小心点啊。”

 

出租车师傅吓了一惊,仿佛生命安全受到了极大威胁。

 

“师傅别怕,我们旁边这个人特别能打。”

 

4.

那天晚上是浙江境内可以看到月食的日子,苏沐橙喜欢这个,然而多年作息正常实在是熬不了夜,趴在桌子上跟叶修抱怨许久。

 

叶修正好做完一套训练,伸着懒腰问她:“你上次说的看星星的地方,能看到这次月食吗?”

 

“能吧……我查查。”苏沐橙打开手机,在GD地图里输入传说中能看到月食的经纬度坐标,“你要带我去吗?”

 

“不带你,你睡觉去,带老韩。”

 

“哈?”

 

“带老韩,韩文清。”


叶修语调和平时并无区别,表情也依旧是懒懒散散,苏沐橙压下心中的疑惑,去自己的房间找出相机,吩咐叶修多拍几张。

 

5.

山上没有灯,一个光秃秃的灯杆立在山上的平地附近。

 

“附近的大学生摄影协会经常过来拍照,不过最近是淡季,灯就不开了。”出租车师傅还没从有狼的阴影中走出来,“同事接过来这里的单子,我还是第一次走这个路。”

 

叶修在车里把剩下的半支烟抽完的工夫,韩文清已经搭好了帐篷。拿出后备箱的睡袋,问叶修:“这玩意儿怎么用。”

 

“不知道,自己问百度。”说罢又点燃一支烟。

 

“来这儿干什么。”

 

叶修笑:“看月食。”

 

韩文清想不明白叶修为什么带他来看月食,在他看来比较适合这个场景的是苏沐橙,女孩子总是更追求浪漫一点。


但是心里还是有种微妙的开心,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。

 

帐篷旁边放了两个长明灯,叶秋走到那里,盘腿坐在地上,一支一支地抽烟。

 

6.

梦里的那一晚,天色越来越暗,山顶的星河越来越明亮,月亮慢慢被遮住,叶秋一直在抽烟。

 

长明灯只点燃了几盏,叶秋的脸在微弱的灯光中不甚明显。

 

电光火石间,韩文清突然明白了自己对叶秋的感情。

 

他喜欢着叶秋,不止是对对手的欣赏和对朋友的挂念,而是想和他一起生活的欲望。

 

黑暗中烟草的轻烟在空中慢慢消散,叶秋的身影在他的心中渐渐明晰。

 

这个人,在此刻,走进他的心里。

 

TB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两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吃法式小面包当然吃不饱,事实是那个晚上他俩都饿得睡不着,叶修抽了一晚上烟,韩文清臭着脸看叶修抽了一晚上烟。帐篷给出租车司机睡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