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故受损

十分愚蠢,九十分机智

【韩叶】三人行(六)

三人行tag

韩叶双向暗恋设定,双方都认为对方是直男。

老韩有形婚女友设定,后期二人分手,没有ntr剧情~

打雷了,学校断网更得慢了点……

 

韩叶·六

 

1.

第八赛季,韩文清忙着转型,叶修依然在兴欣筹备着新战队。

 

让韩文清头疼的是,姚月对于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安全感。原本韩文清是为了杜绝母亲的催婚电话才决定和姚月确定关系,姚月作为不婚主义者当然对协议拍手赞成。

 

可是姚月近来总是问他什么时候结婚,如果不结婚先订婚也可以。

 

韩文清明白自己正在走入职业暮年,可是姚月的行为好像一直在提醒他,他已经快要退役了,需要过稳定的生活。

 

一个温柔女生的步步紧逼绝不是泼妇骂街式的催促,韩文清虽然脾气暴,但又不是毫无缘由地骂人,更何况姚月的要求并不过分——她本来就是因为年纪太大被家里人催着结婚,现在定下来一个男朋友,家里的意思当然是越早订婚越好。

 

韩文清只好回复,等闲下来再说。

 

2.

九月份,荣耀挑战赛开始报名。嘉世却对外宣称,兴欣战队的君莫笑就是嘉世前队长叶秋。

 

H市,嘉世粉丝一片哗然。前队长公然叫板自家战队,而且在嘉世最困难的时候,叶秋毅然决然抛弃了自己家的战队另起炉灶,几乎可以和背信弃义画上等号了。

 

因为韩文清是职业选手的原因,姚月格外关注职业圈的事情。而且她对于叶秋和韩文清的关系有种直觉,这大概可以归咎为女人天生的第六感,她觉得韩文清和叶秋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

姚月:叶秋出事了,你不帮帮他吗?

韩文清:那是他自己的事情,他可以解决。

姚月:要是他解决不了呢?

韩文清:他可以解决

 

姚月攥紧手里的手机,她对韩文清的态度很不满意。什么叫叶秋可以解决?他这副关心的姿态是做给谁看?叶秋和他什么关系?他凭什么这么相信叶秋?

 

姚月:嗯,那我就放心了

姚月:毕竟你们是朋友嘛,帮一把也没什么

 

韩文清皱眉,和姚月什么关系,她放心什么?

 

3.

韩文清不解姚月心中忿忿,姚月此时心中却不只气愤这一种情绪。她和韩文清没有感情基础,她想留住这个人,只能通过结婚。只要拿到结婚证,什么事情解决不了?现在她的粉丝已经知道她和韩文清的事情了,到时候韩文清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就算是为了舆论,也必须和她在一起。

 

他们之间关于形婚的约定,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口头协议而已。

 

可是现如今,姚月之前的作品虽然称得上优秀,却也没达到顶尖的地步,时间久了便淹没在众多新作中,而她又迟迟没有新的作品发表,粉丝也在不断地流失。

 

但是她写不出来……

 

她也曾经是个优秀的作者,如今在电脑前冥思苦想几个小时,也只能挤出几行干瘪的文字。

 

只是借鉴一点,没关系的吧,谁看得出来呢?

 

文风不一样,圈子不一样,还有国外的作品可以借鉴。到时候咬死不承认,谁都不会知道的……

 

姚月颤抖着双手将她面前的文字翻译成自己的语言,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。她知道,她正在渐渐变成她曾经最鄙视的人。

 

她是为了和韩文清在一起啊,这是多么伟大的爱情。她也是迫不得已的,就这一次,姚月,你要记得,就这一次。

 

在键盘上敲字的手渐渐停下,许久没有修剪的指甲扎进掌心,鲜血流进指缝留下暗红色的痕迹,她做不到。

 

姚月颤抖着双手按下保存键,关闭电脑,恍恍惚惚地扑到床上,厚重的床帘挡住窗外的阳光,长期在这个屋子生活的姚月已经辨不清时间。

 

她只剩下韩文清了。

 

4.

九月,第九赛季的比赛拉开帷幕。

 

相对于正在积极筹备挑战赛,自身却还不够成熟的兴欣来说,霸图如今考虑的事情更加现实。如今的霸图虽然势头不减,高居榜首的积分证明着霸图如今作为主力的四个老将还没有过时,但是内部发展却呈现疲态。战队老板相信韩文清,却只停留在“外行看热闹”程度的相信。

 

韩文清老了,手速下滑,反应减慢。

 

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,他还不准备停步,所以他需要调整。

 

姚月问他要不要帮叶秋,无稽之谈。且不论叶秋自己就能解决自身困境,即便他无法解决,韩文清又能帮上什么忙呢?

 

他哪里来的心思去帮忙?

 

叶秋重要吗?重要。姚月重要吗?重要。

 

冠军重要吗?更重要。

 

没有人能比职业选手自己更能理解冠军对他们的吸引力,当他们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,大脑中又能想起什么呢?这一年的辛苦,过往的种种荣誉,都不重要。

 

在那一刻,事实砸在台下数以万计的观众和几百万荣耀粉丝面前,掷地有声的事实告诉他们,最强者就是手捧奖杯的那群人。

 

5.

十二月,一个重大消息传来,荣耀更新,最高等级提升至75级。

 

比起认真筹备正式比赛的战队来说,兴欣有大把的时间投入到网游里去。

 

虽然网游中形势一片大好,首杀榜上多次留下兴欣的名字,兴欣众人在高兴之余还是有诸多忧虑。这种忧虑最多的来自马路对面那家战队,嘉世。

 

挑战赛的每一轮,他们都有几率遇到嘉世,而他们现在的能力对抗嘉世几乎是毫无胜算。或许唐柔和包子这种初生牛犊不知道老牌战队的力量如何,魏琛心里还是有杆秤。

 

比起韩文清和叶修,他才是真正走到了职业暮年的人,告别一众兄弟来到兴欣,说不上破釜沉舟,也是背井离乡。今年如果不赢,他就没有机会了。

 

可现在他们可能连挑战赛都走不下去。

 

和他有同样忧虑的是陈果。和魏琛相比她更有心无力,虽然她的逐烟霞也在出展列表内,她自己心里却明白,她就是个充数的。魏琛凭借自己的能力还能让兴欣对战嘉世的赢面大一些,陈果只能干着急。

 

“……虽然我们战队有那种又老又没有能力的,但是我们队还是有很多可以发展的人才,比如小唐……”

 

魏琛正在忧愁地点燃烟盒里最后一支烟的时候,隐隐约约却听到了叶修这个没下限的安慰老板娘的声音。

 

“你说谁又老又没有能力,啊?”老得格外突出的魏琛自觉对号入座。

 

“没事,老魏,不用担心,你还有个很有能力的队长。”

 

“我没有能力,你也半斤八两,当年在网游里你干的过索克萨尔?”

 

“你还有脸提网游……”

 

被安慰的陈果还没有走出担忧,就被两个没下限的互飙的垃圾话糊了一脸,更加对战队的未来没有信心。

 

6.

第九赛季常规赛正在进行,春节期间,除了春节活动,一则消息让众多荣耀粉丝口口相传。

 

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宣布订婚。

TBC

评论(8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