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故受损

十分愚蠢,九十分机智

【韩叶】三人行(七)

三人行tag

点上方↑超链接直接进入tag,可以不用关注我,关注tag就可以了,完结取关就可以了,我的首页比较话痨,会发些全职无关的东西……

韩叶双向暗恋设定,双方都认为对方是直男。

老韩有形婚女友设定,后期二人分手,没有ntr剧情~

很尴尬……摸鱼摸到了十二点,突然发现七月六号已经过了,大概是上天暗示我不用日更了

 

韩叶·七

 

1.

一位职业选手订婚也只能是在粉丝之间引起哗然罢了,职业选手方面大多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。订婚这种事,大多关乎于一位选手的私人生活,和他赛场上的表现没什么联系。

 

叶修打开职业选手群扫到这一个消息的时候,大脑还没有对这件事产生反应。75级刚开,兴欣的工作远比一般战队要繁重。

 

陈果发现自己作为战队的老板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局限,在遇到叶修之前,她自认为还是荣耀一把好手,现在她才发现,她离职业选手差之天堑。

 

不仅如此,她对于战队的发展更是有心无力。每天打开包间的门,也只能做做端茶送水的工作。她知道叶修最近在研究千机伞的升级工作,原来她还很有兴趣到叶修身后偷偷看两眼,自从发现她完全看不懂之后,也失去了研究银武的热情。

 

正准备离开,她就听到叶修旁边的魏琛嚎了一嗓子:“不知道罗辑那小子是不是能算出来?”

 

关罗辑什么事?

 

没想到叶修也打开QQ开始联系罗辑。

 

看到叶修桌上关于千机伞的材料,陈果此时的大脑已经开始运动:目前兴欣能研究银武的只有叶修和魏琛,叶修作为队长挖掘新人指教队友有多忙不必说,魏琛现在研究银武也只是挤时间来做,让罗辑来研究银武,分摊工作,也不是不可以。如果罗辑以后达不到战队的职业选手水准,让他来做技术部核心也不错……

 

她完全没想过罗辑会不会制作银武。

 

结果罗辑那边给出的回复让她大失所望,对于一个面对银武的了解只停留在理论阶段的罗辑,让他来搞银武,显然有些天方夜谭。

 

不过罗辑还给她留了一丝希望:叶修方面给他提供千机伞升级过程中需要的材料、材料用途、制作出的成品数据属性,他来寻找其中的规律。

 

2.

今天还是没帮上什么忙啊……陈果伸了个懒腰,把网吧流水账合上。

 

陈果揉揉肩膀,露出烦恼的神色。桌上的手机震动两下,兴欣的QQ群显示魏琛的信息:老板娘和叶修都没回来吧,谁给我带条烟?

 

叶修还没回去?

 

陈果上了二楼包间,包间灯已经关了,要不是机械键盘的声音比较大,她还不知道里面还有一个人。

 

键盘声音一直在响,她知道叶修习惯带着耳机,但是还是害怕大晚上的开门声打扰了他。听到许久没有响起声音,她才推门进去。

 

结果果然一推门,叶修就转过身来:“老板娘啊。”

 

他手里还拿着打火机,显然刚点完烟的样子,包间里一股呛人的烟味。叶修笑着晃晃手里的烟盒:“烟没了,老板娘得给报销下一条。”

 

“在训练?”

 

“没,罗辑要材料的信息,我弄那个呢。”

 

“怎么不叫魏琛?”

 

“让老家伙睡觉去吧,打比赛还需要体力。”

 

陈果烦躁起来:“他没睡呢,刚才还在群里要烟。”

 

“群?什么群?”

 

叶修没有手机,平时晚上他们在群里插科打诨他基本不参与,发言记录比莫凡还少,平时有什么话基本都面对面说了,他还没反应过来陈果说的兴欣QQ群。

 

陈果还没回答,叶修已经打开了消息列表,精准地找到了陈果所说的群,看到魏琛发的消息,也难得无语起来。他整理材料整理得头晕眼花,此时也没有什么精力对魏琛的行为做什么点评,只说:“给我也带一条吧,等下拿上来。”

 

“你不回去?”

 

“再说吧。”

 

趁着这会儿,叶修点开职业选手群,查看各站队目前对于新副本和等级提升的热情程度。陈果本来拿叶修推断,原以为职业选手都是像他一样的夜猫子,结果事实让她大跌眼镜,职业选手群到了某个时间一般都十分安静,显然职业选手还是需要休息的。

 

能一天到晚面对荣耀的,也就只有某位叶姓大神了。简直是爱的超级续航。

 

陈果在叶修身后看着他的屏幕,叶修不在意她看这些消息,也知道这是让她了解联盟内部真实信息的一个方式,也特意降低了滑动下滚轮的速度。

 

陈果看到韩文清的名字出现频率好像明显多过其他人,感慨:“职业选手也挺八卦的啊……”

 

叶修背对她,她只听到一声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

3.

霸图在这赛季一路高歌猛进,兴欣也匆匆忙忙挺进挑战赛线下比赛。

 

陈果还没从恍惚的梦境中醒来,嘉世来自陶轩为主的一盆脏水又兜头泼下:之前嘉世的猜测没有错,叶秋大神的确在兴欣,不过目前改名为叶修。

 

陈果作为一个知道内情的叶修粉嘉世黑,对于嘉世在言论上的胜利抱以一百二十分的鄙视,只能跑去找唐柔安慰:“怎么办嘛……”

 

唐柔爱莫能助。

 

她又找到联盟老大神魏琛,魏琛幸灾乐祸:“活该,没下限早该遭报应了。”

 

陈果此时哪有开玩笑的心思,她是真的生气,可是又帮不上忙。本来她就只是一个网吧的小小老板,荣耀的边缘粉丝,对于联盟内部的事情一知半解,对战队的运营和舆论的控制更是门外汉。

 

本来自己的偶像被黑她已经够伤心了,结果偶像的朋友却在一边拿这件事情开玩笑,她真的砸死魏琛的心都有了。

 

魏琛生命安全受到威胁,只能正经表示:“嘉世看准了我们不能回应,我们没办法还击啊。”

 

陈果半点没被安慰到,更想砸死魏琛,叶修眼疾手快塞了一个枕头到她怀里,陈果却抱着枕头发起了呆。

 

“一定要打赢嘉世!”

 

叶修附和:“一定的一定的。”

 

魏琛靠着墙偷笑,唐柔也笑着对叶修耸耸肩膀。陈果只觉得自己像个智障,只有她这么关心网上的言论,这三个人完全不像当事人啊……

 

4.

姚月收到了韩文清公寓的钥匙。她之前反复提及要住在一起的事情,韩文清一直没有同意,这几天,她又提了一次,韩文清无可奈何,托人把钥匙转交给她,并说明他还是会住在霸图的宿舍,并不会到公寓去住。

 

姚月还是很满意,她对于韩文清的攻略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又琢磨应该在事业上有所突破。

 

爱情的滋润目前只停留在精神上,韩文清仍然忙于战队。如果韩文清只是一个形婚对象,这样的局面应该再好不过。不过显然事实不是这样。

 

但是姚月现在也没有心情管韩文清的事情了。她和出版社的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了,可是她的作品还没有着落。

 

出版社方面隐隐透露出一个态度:要么赶快出作品,要么解约。或者找枪手,出版社帮忙掩盖过去,借着她美女作家的身份和之前的名气,再捞一把。不然,她这个江郎才尽的名号真的坐实了,就很难摘掉这个帽子了。

 

她知道自己不能找枪手。坐在网络对面的是个人,她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甘于做她背后的影子,当枪手的作品真的大受欢迎,那个人再暴露出自己的身份,等待她的,只有身败名裂。

 

姚月打开了之前写到一半的文件,又重新搜索了之前的网页,继续写下去。

 

此时,她的双手已然稳定。她必须要走这条路了,无论是为了她自己的未来,还是她和韩文清的未来。

 

每个作家都有瓶颈期,这是她面对日趋商业化的文学圈做出的迫不得已的决定。她说服了自己,当然还有理论去说服她的粉丝。

 

网上的作品如汪洋大海,她捞出其中一粟被发现的可能性定然不大。

 

深夜十二点,她保存文档,到浴室冲了个澡,爬上床盖上被子,闭上眼的瞬间就坠入了香甜的梦境。

 

这是她一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觉。

 

5.

将她的文稿发给编辑的那天,姚月前往了韩文清的公寓。

 

她知道今天韩文清不在Q市,当然不可能身在公寓,她只是去公寓感受一下。

 

感受一下韩文清生活的气息。

 

公寓的装修很简单,二百平米的临海公寓处于高档小区内,价格不菲,却被韩文清闲置,姚月觉得可惜,却也不方便搬过来居住。

 

公寓内部装修简单,是开发商的统一装修,韩文清也没有再重新装修,只是购置了几件家具,安置好自己的物品,连厨具都没有开封。

 

姚月打开冰箱,里面黑暗一片,还没有通电……

 

书房里到处都被防尘布笼罩着,姚月拉开窗帘,窗外的阳光带着海水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,空气中细小的灰尘都清晰可见。

 

因为临海,防尘布上也没有落多少灰,姚月揭开防尘布,这间通透的书房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。放置了两台电脑的书房面积大小不亚于主卧,显然是把次卧改成了书房。电脑配置不低,都连接着账号卡登录器。

 

姚月随意地拉开抽屉,里面都还是空的,只有一个抽屉里放着电器的保修证书。

 

一点人气都没有,没有居住的痕迹。

 

她又走向书柜,书柜上放着些电竞杂志,看日期显然是很久之前的了,新的过期杂志韩文清直接在战队当成废品卖掉了,连往这儿放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

书柜下面几排放着的是韩文清的私人笔记了,姚月随意打开一本,都是复盘记录,零零散散能看懂的也只有职业的名字了。

 

姚月烦躁地翻着,直到翻出一本相册,她弯起嘴角,这个比之前的东西让她有兴趣多了,打开相册,里面是韩文清以前和队友的合影。

 

从第一赛季,到现在,大合影,庆功宴,训练时的照片,都是战队统一洗出来发放下去的,姚月在里面寻找着韩文清的身影,看着他从十八岁成长到现在的模样。她修长的手指抚摸上照片中韩文清的脸,眼睛里溢满温柔。

 

相册只存了三分之二,后面还没有填补,姚月意犹未尽地合上相册,却感受到后面几张的硬度不同,好像是放了照片的样子。

 

她打开相册的最后几页,是几张星空的照片。前几张拍的比较专业,像是做过后期,后面几张就比较粗糙了,像是在同一个地方拍摄的,拍摄手法也完全不一样,像是一个新手摆弄单反的样子。

 

她想起来,自身不带WIFI功能的单反用WIFI分享SD卡传图到手机的时候可能会对画质造成损坏,这几张就像是这样……

 

照片拍摄的是个男人,盘腿坐在地上抽着烟。

 

6.

姚月抽出照片,用手机翻拍了照片里的人的模样。反过照片,她看到一行字。和韩文清的笔记上同样的字体,写着她从来没想象过韩文清会说出的话。

 

2018年,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。他不在我面前,他在我心里。


TBC

评论(15)

热度(80)